法院剖析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现实难题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08日

  在芜湖美的日用家电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诉贺某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中,工商部门认定贺某销售的“美的”电磁炉为假冒“美的”注册商标的商品并作出行政处罚,但该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有记载被诉侵权商品上标识的具体使用情况,扣押的被诉侵权商品也已被销毁且未留存图片,导致法院无法进行侵权比对;行政执法机关不准权利人查阅、复制侵权证据等执法案卷材料,要求权利人申请法院调取,一定程度上浪费了司法资源等,表现出知识产权行政执法需进一步规范。

  湖南某知名家纺公司曾发现有企业攀附其商标的知名度搭便车,但没有采取法律手段坚决制止,多年来几乎是放任自流。另据调研,一些企业没有知识产权发展战略,或者战略不明晰,制约企业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的成长和进步。

  2016年,湖南全省法院共受理知识产权民事、行政和刑事一审案件4518件,比上年增长52.02%;审结知识产权一审案件3379件,比上年增长48.79%。4月25日上午,湖南高院举行新闻发布会,发布了2016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和十大典型案例白皮书,同时剖析了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现实难题。

  在起诉KTV经营者侵害著作权的案件中,包厢数是确定侵权规模和赔偿数额的重要考量,但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大多未提交这方面证据;有的权利人将维权事务打包给代理人处理,对代理人疏于监管;有的律师代理的案件起诉状千篇一律,不积极收集、提交证据,对案件不尽心。

  “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”。蔡俊伟指出,知识产权案件专业性强,技术更新、商业模式创新层出不穷,法律存在一定滞后性,对新型、疑难复杂案件的研究不够,导致法律适用和裁判尺度不统一;个别法官司法能力欠缺,对法律和司法政策精神理解不到位,案件存在明显错误,给当事人造成诉累,影响司法公信和权威。

  蔡俊伟指出,目前的知识产权行政执法还需进一步规范。有的行政执法机关仅依据权利人出具的鉴定意见就认定侵权,而没有作侵权比对;有的行政执法机关对没收的侵权商品没有严格的登记、移交、处理制度,一些侵权商品返回侵权人手中,一些侵权商品保管不善被毁损,致使权利人难以取证;有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说理性较差,违法事实不清。

  蔡俊伟表示,湖南全省法院将高度重视上述问题,以创新发展理念为引领,进一步优化审判机制体制,提高队伍能力素质,加强与行政执法机关的衔接配合,加大司法保护力度,提升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质效,充分激励创新热情,保护创新成果。

  二是权利人和代理人的维权能力不强。一些权利人的诉讼请求、主张保护的权利、被诉侵权行为不明确、不具体,95%以上的案件中权利人没有提交有关侵权获利或损失的证据,而是主张适用法定赔偿,还有的未提交证明商标知名度、侵权情节等影响赔偿数额确定的证据。

  同时,湖南法院还积极回应企业司法需求,服务创新发展,充分发挥司法保护和激励创新的独特作用,立足审判找准服务大局的结合点、着力点,提升服务大局的针对性和实效性。湖南高院、岳阳中院分别组织法官实地了解企业知识产权管理、运营和保护情况,认真听取意见,对品牌管理、商业秘密的保护、维权方式等问题提出建议,把服务大局落到实处。针对KTV经营者、文化行政执法部门等比较关注的视听作品著作权保护问题,湖南高院协调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、长沙市知识产权局、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、行业协会等研讨著作权收费问题,促进文化市场的健康发展。

  一是全社会的知识产权意识仍有待提高。不配合法院的调查取证,经销产品不保留票据等凭证,大量被诉侵权的经营者法律意识淡薄,对抗情绪较严重;不参加庭审,忽视知识产权的自我保护和事前保护。没有配置相应机构和人员,大量企业缺乏知识产权意识,

  在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中,原告起诉主张的是商标侵权,在诉讼过程中也没有主张不正当竞争。一审法院没有对是否构成商标侵权进行分析,反而认定被告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,在判决主文部分则又判令被告停止商标侵权行为;部分法院法官流动频繁,有的法院审判骨干流失严重,影响了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专业性和稳定性。

  据湖南省高院副院长蔡俊伟介绍,2016年湖南法院切实抓好执法办案,知识产权审判质效再创新高;不断深化改革创新,知识产权审判机制日趋优化——在长沙、株洲、岳阳、常德等地深入推进知识产权审判“三合一”;不断完善知识产权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,促进知识产权行政保护和司法保护有效衔接和良性互动。法院剖析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现实难题其中,郴州市中级法院与市工商局等职能部门紧密配合,建立了以诉讼调解为主导、行业调解为支撑、司法审判为保障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。

(编辑:admin)